<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th id="199zt"></th><span id="199zt"><noframes id="199zt">
<del id="199zt"><progress id="199zt"></progress></del><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
<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noframes id="199zt">
關注微信
小程序

重磅!譚旭光“陽謀”:濰柴雷沃“駐兵”佳木斯

作者:牛家通 本站發布時間:2022年10月28日 收藏

  黑龍江正借助其農機大市場的地位,實現其推動農機制造本地化的野心。

  10月28日,濰柴雷沃母公司掌門人譚旭光揮師北上,使業界傳言已久的黑龍江建廠一事成為現實。

  當日上午8時,濰柴雷沃智慧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濰柴雷沃”)在佳木斯市與北大荒農墾集團舉行高端智能農機裝備項目簽約活動。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北大荒農墾集團、濰柴雷沃智慧農業等相關負責人參加簽約活動。

  譚旭光陽謀:全面替代進口

  在簽約儀式上,譚旭光面帶微笑,與當地一眾官員揮鍬鏟土。在佳木斯建廠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推動國產大馬力拖拉機、大喂入量收獲機及其他高端智能農機裝備落地黑龍江、全面替代進口。

  同時,以此為基礎拓展農業社會化服務業務,引領智慧農業發展模式。濰柴雷沃是領先的農機企業,北大荒農墾集團是現代化農業生產集團。

  譚旭光表示,此次簽約活動標志著我國自主最先進的農機企業和應用場景的深度融合,對我國農機裝備產業升級、打造國家級現代農業先行示范區具有重要意義。

  濰柴雷沃之于黑龍江,雙方都不陌生。

  早在2010年12月,黑龍江濰柴雷沃北大荒農業裝備有限公司就注冊成立,法定代表人為王桂民,注冊資本為2000萬元人民幣,地址位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依蘭縣松花江農場友誼路北側。

  不過,這個工廠只是在農墾的一個老工廠基礎上重建的,基礎設施和交通位置都一般,無法滿足高端制造的目標,據稱以生產中拖產品為主。10月28日的這次奠基則是試圖打造一個高規格的工廠。

  今年3月11日下午4時,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的譚旭光代表和佳木斯市、北大荒農墾集團負責人在北京舉行座談交流會,商談戰略合作事宜。佳木斯市委書記王秋實,北大荒農墾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守聰參加會議,推動雷沃在黑龍江建廠。

  黑龍江是農機企業的必爭之地。也許正是看到了一點,黑龍江早在十三五期間就提出,推進農機裝備制造業快速發展。

  黑龍江農機化十三五規劃提出,完善農機產業結構,支持農機產業園區建設,積極培育配套企業,提高企業本地配套率。并充分利用“一帶一路”發展契機,加快推動互聯網、物聯網與農機裝備制造業的有機結合,營造企業良好的經營環境,力爭達到農機裝備產銷兩旺,增強農機制造業發展后勁。

  黑龍江省委農辦主任、省農業農村廳黨組書記、廳長王兆憲介紹,截至2021年底,全省拖拉機保有量達158.7萬臺,其中100馬力及以上拖拉機8.7萬臺,較2012年增加335.6%;農機總動力6888萬千瓦,較2012年增加51.2%;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穩定在98%以上,穩居全國首位。

  隨著高端智能農機不斷發展,農機已成為黑龍江農業現代化的標配。不久前閉幕的二十大報告前所未有地指出,強化農業科技和裝備支撐,確保中國人的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這將進一步推動黑龍江以及內蒙古、新疆等地的農機存量市場和增量市場發展,吸引中外農機企業競相角逐。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北大荒集團董事長王守聰還呼吁,在黑龍江省建設國家級高端智能農機裝備制造與應用示范區。

  王守聰就直言,目前我國農機產品部分關鍵核心技術、重要零部件、重大裝備等與發達國家比還有較大差距,研發能力和產品性能還不能很好滿足實際需要,農機裝備產業水平還不高,部分高端機具主要依賴進口。他建議,對農民購置和應用國產高端智能農機裝備給予一定的專項政策支持,建立農機國產化示范基地,加快國產高端智能農機替代進程。

  此一時、彼一時:中國農機加速崛起

  業內人士介紹,黑龍江是高端農機主要戰場,是約翰迪爾、愛科、凱斯紐荷蘭以及久保田、洋馬等外資品牌的主要陣地,但一直以來,包括濰柴雷沃在內的國產品牌此前一直沒有深度介入當地市場。

  這既有產品自身原因,也有當地用戶的使用習慣,也包括地方政府的引導等很多因素,但隨著中國制造的崛起,有越來越多的濰柴雷沃等國產農機被當地用戶選擇,與約翰迪爾等外資品牌PK。

  以約翰迪爾R230谷物聯合收割機為例,該機單臺價格為62萬元(低配版),同類競品就有濰柴雷沃常規配置GK120(中原地區有經銷商報價49萬元左右)(還包括“淄博亞豐新時代”等品牌)。

  長期關注農業裝備產業的青年科學家、江蘇大學中國農業裝備產業發展研究院教授張宗毅也認為,中國農業裝備水平逐年提升。相比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我們的變化是天翻地覆的。

  差距也還存在。“有的是農機與耕地、農藝不耦合的問題(如丘陵山區、大豆玉米帶狀復合種植),有的是大國小農使用設備不經濟問題(如給養十只鴨的小農上一個自動飼喂生產線),剩下的才是技不如人的問題。”張宗毅說。

  不過,在高端市場的角逐中,誰能勝出,顯然要看商業規律和用戶選擇。

  “商業自有商業的規律和規則,用戶選擇什么、不選擇什么應該是自主自發的行為。當然,政府部門應該積極推動國產品牌發展。”業內人士說。

  不過,也有觀點指出,保護本國品牌同時,要注意遵守國際規則,畢竟這些外資品牌在中國生產,也屬于“本國貨”,例如政府采購允許采購在中國境內生產的外資品牌,這些外資品牌也被定義為“本國貨”。如果一味地排斥別人,那我們走出去也將被排斥。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thedaboras.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军长的硕大还留在她体内
<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th id="199zt"></th><span id="199zt"><noframes id="199zt">
<del id="199zt"><progress id="199zt"></progress></del><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
<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noframes id="199z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