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th id="199zt"></th><span id="199zt"><noframes id="199zt">
<del id="199zt"><progress id="199zt"></progress></del><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
<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noframes id="199zt">
關注微信
小程序

2023,農機行業將進入“至暗時刻”?

作者:朱禮好 本站發布時間:2022年11月08日 收藏

  離2023年不到2個月,農機行業的上空似乎已經布滿了陰霾。

  前幾年在國二升國三之際,筆者鑒于當時的不利形勢,本來要寫篇農機行業進入至暗時刻的文章,最終沒有寫完并擱筆,一個重要原因是受到當時有人說過的“回頭發現,今年或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的啟發。

  以當前的形勢觀之,我更愿意把這一標題用到明年(或明年上半年)的農機行業。即將來臨的2023年,也許只有農機具企業受到的沖擊會比較小,但農機具根本支撐不起龐大的農機工業與農機產業鏈,目前國內似乎連一家超過4億元營收的純農具企業都沒有。對于一個要靠規模支撐的行業,區區數十億元的子領域是難以寄托希望的。

  之所以提醒農機整機企業明年是最近幾年形勢最差的幾年、要做最壞打算,除了當前正值俄烏戰爭引發的全球經濟衰退、世紀疫情給經濟帶來的全方位沖擊、國內房地產等經濟火車頭行業大幅下滑拖累經濟發展、中美貿易戰給相關領域的供應鏈產業鏈構成的威脅等外圍因素,更有如下幾個直接重擊行業的不利因素。

國四重擊

  首當其沖的因素當然是農機行業國四排放政策的實施。

  國四實施,一是大大推高了企業的制造成本與農民的購買成本。有農機企業的朋友稱,僅國四柴油機這一項,就將讓主機的價格升高12%-15%。具體來說,一臺50-100馬力的拖拉機,成本要上升6000-15000元;100-200馬力的,成本要上升22000元;200馬力以上的拖拉機,成本則要上升25000-30000元。

  要知道,過去一臺200馬力以上的拖拉機補貼十一二萬元的時候,去掉補貼,在有的年份買臺國產拖拉機最高也不到15萬元,有的甚至才兩三萬元。這就等于,在國四實施的明年,一臺200馬力以上的拖拉機,農民要多掏雙倍的價格。這么高的價格,在一段時間內只能讓農民望而止步。

  國四實施,二是大大推高的農民的使用成本。國四需要更高品質的柴油,我們知道,農村的油品質量要比大城市的油品差很多。有位朋友告訴我,有次在農村加的油,比在縣城加的油幾乎少開一半時間。質量不佳的油品,對國四柴油機的損傷,將遠遠大于過去國二國三時代。就像一個人,原來吃糧咽菜都可以打發,而現在是金枝玉葉體,需要每天都需要精米細面,成本自然就上升了許多。此外,國四拖拉機還得消耗一定比例的尿素,正常一升尿素需要3元,機手一天作業三四十畝地,花費的成本不在少數,一方面增加了機手的成本與盈利壓力,也抬高了農民的機器使用成本,最終需要使用者埋單。從整體上看,農民成了農機環保成本上升的最終埋單者。

  國四實施,三是大大提升了農民的后期維修壓力和維修成本,也推高制造商與流通商的服務成本。國四排放標準柴油機對維修人員的內在素質和維修技能要求很高,不僅要求維修人員掌握機械知識,而且要求維修人員懂得電控原理、會用專業的維修工具甚至需要熟悉計算機軟件,會查找分析國四柴油機故障原因并能夠拿出正確的辦法加以處理。像如果電控系統出現故障,需要維修人員具備精深的專業知識、豐富的經驗和高超的技能。國四柴油機維修人員必須是高技能型人才,國內廠目前還比較缺乏這方面的高技能型人才,如果在農忙季節出現大面積機械故障,不僅農機企業壓力劇增,也會影響國家糧食安全。

  實際上,農機升國四,我們看到的尚只是顯性成本,發動機企業與主機企業在此過程中發生的龐大的產品研發和設備工藝升級的開支,還沒算到里面去呢。為了及時切換國四,發動機企業提前三四年就開始做準備,以國內的玉柴、東方紅、全柴等主流農機發動機企業來說,進行國四升級,幾千萬資金是隨隨便便需要花去的。為了升國四,發動機企業這些年要進行生產工藝的大幅改造,有企業正在進行的新生產線,投資需達上億元!此外還有一筆特別大的開支——柴油機企業的新產品認證費用,一個產品的排放認證就要花掉二十多萬元。像某柴油機廠有十幾個國四新產品,光認證就要花費3000多萬元。而去年這家柴油機企業全年利潤也就一億多元。“說柴油機認證機構是搶錢,也不算為過。”該企業人士說。

  當然,無論發動機廠家還是農機主機企業,這一切上升的最終的成本,都會落到農機終端使用者——農民的頭上。對于農民來說,國四不僅是購買時多掏一兩萬塊錢,更重要的是成本壓力一直延伸至整個產品生命周期,除了要花費更多燃油費、尿素(作業季節,每天尿素成本就要增加數十元)等開支,還有維修帶來的不便——故障維修時間的延長、有效作業時間的縮短、投資回收時間的延長。

  按說,今年年底真不是一個得當的國四推行窗口期,畢竟國家經濟正處于艱難時刻,對農業農村經濟、農民收入帶來的負面沖擊不可低估。環保固然重要,但當下糧食安全、經濟平穩發展更重要。

  可以說,國四的按期“順利”實施,或成為重創國內農機產業的致命因素。我們有人說,農用發動機企業已經準備好了。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產品試驗階段是一回事,真正大面積應用階段又是另一回事。農機行業多數人都在焦慮:明年國四發動機穩定性、可靠性能否靠得住?

  國四農機這么高的價格,很多中小企業出于生存,必然想盡辦法逃脫監管,以各種手段銷售沒賣完的國三機甚至仍然生產國三機,以各種名目流入市場。監管的力量畢竟有限。在這種形勢下,由于大企業和國外企業的違規成本較高,就會引發農機市場體系的紊亂,導致出現“劣幣驅良幣”現象。從更大的講政治的角度,會影響我國農機工業與農機化事業的轉型升級。

  由于國四的實施,農機行業的明年尤其上半年形勢極為悲觀已經成為行業的共識。有好幾位農機企業的人士對我表示“明年上半年可以放假了”。當然,只有那些少數通過排放升級撈取利益的企業與農民之外的機構心內竊喜之,那些鼓吹國四升級有利的人,無疑就是其中的代表。

多重利空

  除了國四對帶來的重創,今年農機手收益下降與成本上升的預期,各地購機補貼率下調對潛在購機者的心理沖擊與杠桿作用的降低,以及明年新冠疫情的不確定性,均構成對明年農機市場的重要利空。

  年初開始的俄烏戰爭推高大宗商品價格,石油價格上漲帶動原材料成本和電價等能源成本大幅上漲,企業開銷增大。盡管在國家相關部門的干預與關照下,柴油價格仍達到8塊多一升,比往年增加不少。種糧農民盡管糧價一直在高位,但因農資價格成本、機器作業成本以及機會成本都上升,因此對于購機用機都帶來一定的影響。

  農機手收入下滑也影響影響明年的購買信心。像小麥跨區機收領域,今年有知名企業調查顯示今年機手平均收入較去年下滑10%左右。個中原因首先源于收割機社會保有量經年上升,輪到機手收割的小麥“僧多粥少”。有媒體報道,已經13年跨區機收經歷的程師傅今年帶著村里的其他機收隊外出多地,盡管隨著這些年機器作業效率的提升,加上收割質量更好、更干凈,很多老用戶都更加愿意選擇他們的機器來收麥,但是,最終一趟行程下來,卻并沒有因此掙到更多錢。有行業專家認為,受農機技術提升、價格下降,農機購置補貼政策推行等影響,各地農機保有量持續增加,農機跨區作業已出現萎縮特征。

  而根據9月19日農業農村部農機化司發布的《2022年“三秋”機械化作業服務價格和成本變化趨勢調查報告》顯示,預計今年“三秋”柴油價格為8元/L,同比上漲23.27%;預計機手雇工費用增長的樣本數占樣本總數的89.02%,人工成本連續增長和缺乏機械化作業水平較高的機手是導致機手雇工費用增長的主要因素;零配件原材料價格與物流成本的增長是農業機械零配件購買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機手成本上漲,種糧農民用機成本和化肥農藥農膜等農資成本的上漲,對于潛在購機的影響都是負面的。

  農機市場的指揮棒——購機補貼政策在多地的調整,也拉低明年農機市場的預期。今年,農機主導產品拖拉機和收割機補貼率大幅下滑,杠桿作用變小,像作為農機大省的河北省,2022年140-160馬力輪拖由去年的38800元降到了26900元,180-200馬力輪拖由去年的51200元降到了35800元,下調幅度分別達到30.67%和30.08%!下調幅度非常明顯。你也許會說,假如過去10萬塊錢只能分給3人,現在可以分給5人,可以刺激更多人購買農機,但理論與實際并不是這回事,購機農民就局限在一定的群體范圍,一方面并一定會有更多新人來購機,另一方面每年有新增的農機經營者、同時也有退出農機經營者,兩相抵銷,總體上由于勞動力的轉移、城鎮化的加速、社會經濟發展帶來掙錢機會的增多、農機本身使用功率的不斷上算而產生的數量替代(現在一臺抵過去好幾臺),加上不少領域農機產品的飽和,當前專業從事農機的人數量比前些年要少,更多集中于合作社這種專業機構。此外,即使是潛在新入局(購機)者,一看過去買農機補貼那么多,而現在補貼變那么少,在購買前就打消了念頭。

  此外,農機市場跟種糧農民收入、機手收入、農業種植面積息息相關。今年我國南方遭遇60年來最強高溫襲擊,高溫干旱直接影響糧食產量。根據國家統計局8月25日公布的數據,僅在7月份,高溫就給中國造成了27.3億元人民幣的直接經濟損失,影響550萬人和2549520萬畝的土地,其中受旱情影響的五省一市糧食產量去年約占我國糧食產量1/4。

  社會保有量越來越多,紅海市場下生存壓力進一步加大。這無論對于主機企業,還是農民來說都如此。前面說到的跨區機手收入下滑、作業半徑大幅下降就是因為機器多造成的。統計數據顯示,1990年末我國谷物聯合收割機僅3.9萬臺,隨著90年代跨區機收興起,2000年末增加至26.3萬臺。此后2004年國家實施的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快速推升了收獲機的普及,2010年末增加至99.2萬臺,2020年末增加至219.5萬臺。30年間,我國谷物聯合收割機擁有量增加了55倍。不僅總量增加,各地的谷物聯合收割機保有量也同步快速增長,2020年我國糧食產量最多的三個省黑龍江、河南和山東,谷物聯合收割機分別比2019年增長了1.1萬臺、0.6萬臺和0.7萬臺。隨著機器的增多和機器作業效率的提升,過去小麥主產區從南到北需要二三十天才能收完,現在不到兩周就輕輕松松收完了,讓人似乎都感覺不到過去那種緊張的氣息。

  不僅需求市場是紅海,作業市場也是紅海。農機化司9月19日發布的調查還顯示,45.17%調查對象明確表示不開展秋收跨區作業、20.28%的調查對象表示不確定是否參與跨區作業。終端機器擁有者收益下降,反向作用于前端購買需求下降,及至整個產業鏈變得更加蕭條。

跨區作業意向樣本分布情情況

  競爭環境更加激烈,今年很多小企業被洗牌出去,據說濰坊今年拖拉機少了四五十家,大企業之間的競爭加激烈,市場越來越演變為實力派企業的競爭。但實力派企業之間的碰撞,顯然跟他們和小微企業競爭之間的烈度不一樣,為了多賣自家貨,最終可能陷入打價格戰的境地,加速行業的進一步“內卷”。

積極應對

  距離明年還有兩個多月,但現在農機行業對明年已是看衰一片。雖說今年上半年極少數幾家頭部農機企業業績還過得去,且不說明年他們會遭遇強力打擊,即使他們能保持正常發展,行業整體也會受到影響。同時,行業的發展也不能靠這么少數幾家企業,整個行業供應鏈、營銷鏈,行業人員的就業,對國家的納稅,在這個經濟發展的整個困難期,都會受到更明顯的波及。

  當然,面對困難與挑戰,逃避肯定是不可取的,具體到每個企業,都要積極應對,這也是企業家精神的重要方面。企業和人一樣,哪能一帆風順、沒出點波折不遇到坎坷?商海險惡,活得長的企業,都是經過了一輪又一輪艱難洗禮勝出的企業。

  在這種情況下,農機企業要積極探索自己的生存之道。一是要充滿信心,信心比黃金還寶貴。特別是股東的信心、企業領導者的信心尤其重要。市場再不好,也會有生存下來的企業。企業領導者的信心對員工非常重要,這個道理誰都會懂。對于員工來說,也要擰成一股繩,努力拼搏、服務好企業。企業不興,有些員工得重新找工作,在經濟下行、行業艱難之際,還不如在自己現在的企業里好好干、把企業干紅火,也省得面臨失業重新找工作的煩惱。被動地重新找工作,社保、收入、心情,都會受到影響。

  二是要充滿耐心。這一點對于企業投資人來說尤為重要。沒有哪個行業好掙錢,也沒有哪個行業可以掙快錢。既然選擇了農機領域,就要充滿長期主義,不做短期主義者。不能在困難面前自亂陣腳,宏觀性的、中觀性的困難,對于每個企業來說都是一樣的,企業可以在微觀的經營層面各顯本領、各出奇招,以不變應萬變,以更多的確定性對抗外部的不確定性,譬如提高資金實力、提高現金流能力、運用信息化等手段降低成本、提升員工平均生產率。

  三是要充滿愛心。農機企業要善待員工和合作伙伴,讓員工自發的愛企業,形成強大的團隊智慧與競爭力,與合作伙伴真心的擰成一股繩,結成戰略生態聯盟,讓整個企業生態鏈、價值鏈充滿合力。團結力量大,這樣比企業單打獨斗要好多了。

  四是要更加專心。要做好細分市場,國四形勢下主機競爭更加激烈,而一些剛性需求領域如農機具領域的生存狀態要相對從容一些。即使單純生產拖拉機的企業,也要仔細研判不同馬力段受到國四影響的輕重程度,再根據自身的資源稟賦生產自身更具競爭力的某(幾)個馬力段的產品。在形勢不好的時候,先想辦法活下來更重要。

  五是要充滿恒心。要一以貫之鍥而不舍沉潛用心做好做精產品,這是不變的市場競爭法則,不斷提高品牌優勢和產品溢價能力。比如濰柴雷沃的輪式小麥機、沃得的履帶機、順邦的飼料粉碎打捆機、九方泰禾的莖穗兼收機、吉林康達的免耕播種機、鄭州中聯的花生機、河北圣和的旋耕機與還田機、雷肯的翻轉犁、愛科的打捆機等,這些都是已有的例子。企業要學會打造爆品,有些企業什么都做、什么都干不過某家企業,這種經營方式似乎并不可取,至少讓人想起你時,能讓人對你產生某類產品的品牌聯想:“哦,他的某某產品做得不錯!”

  六是要充滿上進心。向管理要效益,提高管理精細化能力,科學做好原材料與產品的庫存與交付,量力而行采用各種更先進的管理技術,提高管理水平。無論是企業產品的競爭、還是服務或品牌的競爭,實際上最后都是管理力的競爭力。有好的管理,企業才會有好的產品好的服務好的品牌,這也是國外企業對中國農機行業分析之后得出的結論。我們有些企業側重營銷導向,重銷售甚于產品,并不能這說是錯誤的,不同的企業或企業在不同的發展階段有其側重點,但最終還是要補齊短板,提升自己的綜合管理運營能力。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在下一向是樂觀派,從來不愿唱衰農機行業,實際上一定有很多不如我們農機行業的行業,而且同樣受國四影響的工程機械行業在明年一定不會比農機行業更好——只會更差!(有工程機械領域的人士已經說了,僅一個挖掘機品牌就庫存達到8萬臺左右,明年一年只夠應付庫存了)撰寫本文,我這里只是想提醒大家要拋卻幻想,不要以為自己挺能的(真有極少數人認為自己挺能的,說什么國四晚來不如早來的就是這類),提前做好各種應對準備。把情況考慮壞點,并不是壞事。

  當然,士氣上不能低落,還要多鼓勁。畢竟,國四適應期后,一片雨打風吹去,倒下的企業倒下了,可能又有一批新的企業冒出來,行業再差,但行業仍在,只不過到時復蘇之際受益的可能是另一撥人或企業,這也是商業的殘酷之處。我國農機化事業也仍將繼續滾滾向前發展,即使會更多依賴國外品牌的農機產品。因此,即使明年行業進入隆冬,有韌性戰斗精神的農機同仁們仍要更加奮勇前行。

分享到:
新聞來源地址: http://www.thedaboras.com/
  • 暫無評論
加載更多
军长的硕大还留在她体内
<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th id="199zt"></th><span id="199zt"><noframes id="199zt">
<del id="199zt"><progress id="199zt"></progress></del><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video id="199zt"></video></strike>
<th id="199zt"><noframes id="199zt"><th id="199zt"></th>
<progress id="199zt"></progress>
<strike id="199zt"><noframes id="199zt">